您现在的位置:北京汉章针刀医院>> 针刀医学>> 社会影响>>正文内容

由针刀医学理论体系的创立所引发的思考

由针刀医学理论体系的创立所引发的思考

崔秀芳

( 内蒙古医学院 博士后导师 )

 

在“针刀”创始人朱汉章老师的引导下,经过近三十年的时间,更有一代执着于为人类健康事业勇于奉献的针刀医学工作者,坚持不懈的努力求索,如此短的时间由最初的“小针刀疗法”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针刀医学,并创建了一整套系统的理论,且在科学研究教育推广及临床治疗等诸方面均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一定有其深刻的道理,可借鉴的宝贵经验和可遵循的规律存在,对其进行研究和探讨,有助于激励前者警示后人,如此种种我做为一名早年追随朱汉章老师创业的学生,深有感处。每每回顾多年走过的历程,总是心潮澎湃,激动万分,因为是“针刀”使我在浩翰的科学的海洋中找到了方向,领悟到了真正的唯一之大道,才能在医学实践中为人们的需要做了些事情,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以下将我粗浅的点滴体会述之,由于水平所限,一定会有认识肤浅或者是欠妥之处,还需前辈和同仁们多多指教。

1. 针刀医学理论引发的医学变革

针刀医学全新思维模式的建立,打破了传统思维的局限性,开拓了视野。在针刀医学之前,医学界普遍存在和推行的思维模式是:

西方医学的形象思维模式和中医学的抽象思维模式,而且两种模式中是前者常处于主导地位,因为不可否认的是,西医对人体结构、生理过程、疾病发生与发展、致病原因及机理等方面的认识,似乎给予了真理的阐述。而中医所遵循的抽象的非直观的阐述,所论述的论点很难被非专业人士去理解,因此就形成了大多数人们认为西医较中医科学的观念。

观念一旦形成,就决定了人们日后的行为取向,所以近一个世纪以来,西医发展迅速,深入人心,被人们广泛接受,而中医却长期处于被冷落的状态。

可是西医却又存在着诸多不令人满意之处,如手术创伤后遗症的问题,药物的副作用及抗药性,以及昂贵的医疗费等等问题。

中医虽然有效,存在出现上述问题也较少,但存在着精通中医医学的医生越来越少,药物原料不足和品质低,制作工艺不到位等种种问题,它们均无法完全满足治疗和预防疾病所需。

而针刀医学就在这个关头应运而生,它弥补了中西医所不能及的空缺,为保障人类健康增添的法码,解决了许多药物和手术不能解决的问题。针刀的诞生直至针刀医学理论的形成,这些并不是凭空所产生的,是建立在对已有的理论和实践的吸取,以及在医疗实践中,不断深刻的认识了人体以及人体与自然和社会的关系,并且将原有的中西医理论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再加以实践,并从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从而使得我们的理论更加正确。方法更加得当,疗效更加显著,由此形成了新的思维模式,我把此称作针刀思维模式,从而创立了新的理论体系,这个从思维到理论都有创新的体系。已经使医学发生了根本的变革。

例如,针刀在治疗大量慢性软组织损伤疾患中获得了极好的疗效。就是因为对慢性软组织损伤的病因和病理有了正确认识和结果,我们就以众所周知的股骨头坏死为例加一说明,在西医看来,股骨头坏死是不可逆的,无法治愈的,只有置换人工股骨头。这是因为主张者所持的是静止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武断的认为骨坏死是不可逆的,血管很难再生,将其孤立的看待,忽略了人体是个整体,有内在的、固有的机能——自我调整、自我完善,所以就一意孤行,采取了破坏性的治疗方法,而针刀医学的学者们主张的是股骨头血坏死,虽表现在局部,却与全身的状况和骨周围的软组织密切相关,往往是由于骨周围软组织的问题所致,局部血液循环障碍进一步影响全身血运的无法作为。互为因果,最终以骨坏死为结果,并且认为机体的任何组织器官,只要用某些方法使它恢复动态平衡,就有逆转的可能。可一旦去掉,就再也没有了,基于这种思维运用针刀松懈股骨头及周围的软组织,使其减胀、减压,恢复血液循环的供应。随着局部血液循环的改善,继而改善了内环境,调动全身修复系统进入正常工作状态,最终疼痛得以控制,向正常趋动,这已被多年的临床实践所证实,这样的治疗是有建设性的,是符合人们健康所需的。这样的医学变革,不正是人类所需要的吗?

不可否认这些年来,新的医学模式已被提出,可是均无形知有效,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可用之法,而针刀医学做到了,这正是因有全新的思维模式,引导着我们开拓视野,才能够全方面正确的了解人体,了解疾病的发生、发展。掌握如何治病、除病,找到保障人类健康的根本途径。

2. 针刀医学的先进性和科学性,保持着她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人体生存在自然界和社会中必然和必须与之保持统一性和相关性,也就是说自然、社会和环境的物质运动与人体生命结构的形成、生理功能的状况及病理变化的疾病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针刀有着极佳的疗效,是因为有针刀医学的理论做保证,就以针刀医学四大基础理论之一:“关于骨质增生的新理论”为例说明。

一直以来,骨质增生被认为是病害的,是身体中多余的东西,因此,他的同意词又称骨赘,在治疗上采取的是切除,例如“膝关节骨性关节炎”的治疗就是以切除骨赘为主要目的。“清理术”治疗的结果往往是术后骨赘虽被去除,但患者的症状却无改善,甚至还会使症状加重,需要住院数月才可行动,大多数患者都留有不同程度的病发症,如功能障碍,顽固性的疼痛,骨化性肌炎和关节僵(强)直等等。这些年由于上述弊端,又引进了由西方人发明的人工关节置换术,这两类治疗依然存在着许多问题:

1)排异反应;          2)疤痕粘连,关节功能障碍;       3)关节强直;

4)昂贵的医疗费用;    5)使用期短,需重复手术。

由此不难看出这些破坏性的治疗,不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就是“杀鸡取卵”之做法,而我们应用针刀对该病的治疗则完全不同。

众所周知,针刀治疗一无切口,二不切除任何组织,却恰到起“立竿见影,事半功倍”之疗效,近年来,我们所治愈的这类患者成千上万,并且针刀治疗骨性关节炎临床机理研究,已通过了国家科技成果鉴定,应用针刀治疗不但疗效显著,而且仅用手术治疗十分之一的费用即可,患者痛苦小,易康复,为社会及家庭减轻了许多负担,我称之为“绿色环保”冶疗。

功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正是针刀的发明,给了我们“利器”。而我们又赋予了这“利器”以灵魂——针刀医学理论。

针刀医学对骨质增生的认识与以往截然不同,我们认为骨质增生不但不是病,却是人体自我保护的装饰,引起骨赘的根本原因,是力平衡失调,而导致力平衡失调的因素,是当机体受到各种损伤因素作用后,骨关节异位,软组织损伤后出血,水肿后,正常的位置关系被打破,即而产生了力学的改变,就影响功能,由此就产生了一系列的物理化学变化,最终的结果就是疾病,当我们掌握了真正的治病原因,就用针刀这个“利器”加以治疗,再辅以手法等治疗手段,以配合力平衡的恢复,达到从根本治疗的目的。

初期效果,经针刀治疗之后,症状很快消除,骨赘经一年到一年半可塑性减少至消失,在患者治疗前后,X光片可观察到,经针刀治疗一周,就可使骨赘有脱钙和骨质疏松的表现。这是机体的自我调解的结果,是钙的从新分布,我们把骨赘这个被西医去除的废物变成了宝,这难道不正是说明针刀治疗是绿色环保治疗吗?

这足以证明,针刀医学理论是先进的,科学的。针刀医学必将以其强大的生命力推动着医学的发展,尽可能的遵循自然规律,是人类所需要的。为人类健康做保障的医学,更加趋于合理和正确,毫无疑问,针刀医学——医学大道,他开创了一代新医学的先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