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汉章针刀医院>> 针刀荣誉>> 针刀医学发展方向>>正文内容

针刀医学现状及对策的探讨

针刀医学现状及对策的探讨

苏 宏

全国针刀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天津市针刀医学分会主任委员 天津市河北区卫生局副局长


针刀医学在创始人 朱汉章 教授的带领下,经历了数十年艰苦而曲折地发展过程。从《小针刀疗法》的出版到《针刀医学原理》的问世,它标志着针刀医学的发展在逐步地走向成熟,正当针刀医学驶入发展的快车道提速前进地时候,针刀医学创始人 朱汉章 教授不幸逝世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传来,使全体同仁都处在了极度悲痛之中。但痛定思痛,冷静思考,使我们深深地感到,他未完成地工作还需我们去努力,他未完成地事业还需我们去继承,它未完成地愿望还需我们去实现,大家作为 朱汉章 教授的学生,我们只有化悲痛为力量,此时必须客观地总结和分析针刀医学的现状、困难及发展方向,为针刀医学的可持续性发展而积极工作。下面,我就从四个方面对有关内容进行讨论,共同道批评:

一、针刀医学分会确定主委—时不我待:

当前为针刀医学分会选出一名引路人,也就是为 朱汉章 教授选出一名接班人,是针刀医学界亟待解决地重中之重的问题。学会不可一日无主,目前各路诸侯各自为政,打着学会的名义发号施令,这种群龙无首的无政府状态应尽快结束。结合学会的现状分析,发展与稳定相比较,稳定在此时更显得尤为重要。稳定是前提,稳定压倒一切。分会应请求并呼吁上级学会尽快确定主委,主持学会的日常工作,来维护分会的和谐与稳定。关于接班人的推荐条件,是否可遵循以下原则: 1 热爱针刀医学事业,曾经为针刀医学事业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 2 、无论在学术上、地位上以及在同行业的影响上,是目前学会中的佼佼者。 3 、从经历上熟悉学会工作,从感情上热爱学会工作,从能力和水平上能管理好学会工作。我觉得在这关键时期,作为群众性的学术团体,采取民主选举或上级学会提名的方式产生主委,都是符合学会有关章程的。同时我认为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医学分会与世中联针刀医学分会最好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其理由有四:一是学会性质相同、发展方向相同,一个带头人有利于工作开展。二是针刀医学队伍相对较小,有利于集中优势。三是避免造成学会之间的矛盾,有利于团结。四是 朱汉章 教授在世时也是这种模式。我想,谁能挑得起这副重担,谁能不负众望担此重任,上级学会和针刀医学的同仁们心里都有一杆秤。为了针刀医学队伍的稳定和针刀医学事业的发展,应当机立断,早作抉择!

二、医疗和教育的准入—当务之急:

针刀医学未得到医疗准入和教育准入,是 朱汉章 教授终生遗憾之事,直到临终前他还在为这两件事情奔波劳碌。目前十万从事针刀医学临床工作的弟子,均处在涉嫌非法行医的境地之中。没有合法身份,谈继承与发展,那岂不是一句空话?个别人明争暗斗、跑官要官,借学会名义一捞在捞,贪得无厌,孰不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政府大力提倡和鼓励中医药特色进社区,着力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今天,这一出自国人之手,发明创造的针刀医学(有人称之为第五大发明),为什么在医疗和教育准入的问题上会如此之难呢?我想,这里既有其客观原因,更存在着非常重要的主观原因。盲目扩大适应症,盲目招收学员办班,以至治疗效果不稳定,医疗事故与纠纷频繁出现;为了经济利益,学会内部你争我斗,为了一官半职,争得面红耳赤,其最终目的就是想利用学术地位到处招摇撞骗而中饱私囊;随着 朱汉章 教授的不幸病故,学会矛盾的公开化和尖锐化日渐凸现。所有这些严重损害了针刀医学在社会上的良好形象,无意中也严重影响了医疗与教育准入的进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的时候,针刀医学的医疗准入和教育准入,已成为针刀医学界的当务之急,新的学会组建后,必须将此事提到学会的首要议事日程中来,成立专门的组织机构具体承办此事,要有计划、有步骤、有时间表,还要有契而不舍的恒心。我们知道办成一件事要具备四个条件,首先是要有想法,其次是要有能力,再次是要有机遇,最后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克服困难的决心。我们只要万众一心,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三、培训、诊疗标准化—事不疑迟:

针刀医学发展到全球四十多个国家,近十万人的针刀医学队伍。在短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成绩,应得益于各种形式的培训工作。但从针刀医学工作的医生水平参差不齐,事件频发的角度来分析,培训的过程中也存在着许多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也给针刀医学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培训对象的条件没有明确界定,以致许多非医务人员加入了培训,给医疗安全埋下了隐患。又如:培训教材和师资队伍未形成统一标准,个念个的经,个唱个的调,个案个例偶然取得的效果也敢向全国推广。再如:学会作为自律性组织,也未充分发挥监管职能,听之任之,甚至个别领导还在纵容。规范化是在标准化的基础上进行要求的,可想而知,教材和培训内容都未形成标准,诊断和治疗就更谈不上标准与规范了。所以,教材、师资、诊断、治疗的标准化也就成为急需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要下大力气集中精力完成好教材和诊治的标准化工作;还要下大力气集中精力整顿好师资和培训队伍;更要下大力气集中精力把握好培训对象的资质和准入。使针刀医学更趋标准化、法制化、规范化、制度化,逐步形成自觉维护针刀医学形象的良好氛围。

四、针刀医学普及工作—机遇难得:

05 年 4 月 18 日 国家卫生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以病人为中心,以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为主题的医院管理年”活动。其活动的中心就是解决患者“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同时提出了四降、 一升 、一优化,即:降低药品批发价格、降低药品零售价格、降低大型检查费价格、降低大型耗材价格。提升医疗劳务价格。优化卫生资源。大力提倡中医药适宜技术进社区,针刀医学应在完成上述三项工作的前提下,审视度势,抢抓机遇,学会应积极组织一只乃至多只培训队伍,寻求各级政府的支持与配合,面向广大社区,推广适宜技术。在为政府主动承担责任的同时,将针刀医学这一造福人类的新技术推广普及。

随着 朱汉章 教授的病逝,学会的混乱状态日趋升级,确实处在了必须整顿的境地。没有一个优秀的、大家公认的、出已公心的带头人引领,项目的准入问题、诊疗培训的标准化问题、针刀医学的普及问题等等,就无从谈起。所以,上述讨论的四个问题,是有一定逻辑关系的。针刀医学界的同仁只有一步一步地脚踏实地工作,努力克服各种方面的私心杂念,我想,针刀医学的第二个春天就要来到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